宫渊

【快新】网恋对象居然是舍友?!(520贺文)

 沉默良久后,工藤新一艰难地开口道:

“怎么是你?”

游乐园门口人群熙攘,太阳抖落的温度不多不少。一丝一滤的日光斜斜地洒落在梧桐树的树枝,然后竭力透到地上,留下斑驳的光影。对面的人面容与工藤新一有七八分相似。他的背后是一碧万顷的天空和堆积的云。

“黑羽快斗你在逗我吗?”

工藤新一手里举着两支甜筒,淡淡的奶香味在初夏的空气里氤氲开了,清新的气氛让人有种情窦初开的感觉。

可惜这并不是爱情片,而是惊悚片。

两个人站在游乐园门口大眼瞪小眼。

他满脸黑线地看着黑羽快斗,被现实带来的这份沉甸甸的惊喜噎得说不出话。

他的网恋对象为什么是舍友啊???!!

 

 =

 

时间要追溯到三个月前。

一款社交软件爆红了起来。工藤新一从善如流地将它安装在了自己的手机上,输入好自己的个人信息之后便戳了进去。

【系统正在为您进行匹配,请稍等。】

手机屏幕跳跃成了黑底白字。工藤新一仰身倒在宿舍软软的床上,心头有种言不出的期待与好奇。玻璃窗外慵懒的黄昏尚未散尽,残阳的余晖流淌过工藤新一的眼眸里。

【叮——】

没过一会儿,手机便振动了一下,发来匹配成功的提示音。

这个社交网站是匿名的,除了每个人公开的信息以外很好地保护了每个人的隐私。他匹配到的人顶着一个粉色的头像,十分少女。工藤新一一句话还没打完,对方就接二连三将消息发过来了。

[你好!]

[很高兴遇见你!]

[你是男生吧?喜欢读侦探小说吗?我也喜欢!!]

[交个朋友好吗?]

工藤新一有些失笑。“喜欢读侦探小说”这一点共识让他与对方立刻达成了共识,不一会儿便兴致勃勃地闲聊起来。对方时不时发来一些可爱的表情,惹得工藤新一笑个不停。随着话题的延伸,工藤新一又发现对方与自己是同级生。这个共同点让工藤新一对对方的好感又提升了几分。

两人滔滔不绝地聊起了侦探小说。

突然,对方说道:

[哈哈,这么喜欢读书,你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

工藤新一的脸颊急速升温。他收到过女生委婉含蓄的夸奖与心意,但对方这一句直白的夸奖让他来不及反应。

即使有些小害羞,工藤新一也不失风度地回复了一句:

[谢谢,你也是个很可爱的女生。]

然后对话框便陷入了一片死寂。

工藤新一有些尴尬。

难道是自己的话不妥吗??

这个女生是bug吗不喜欢别人夸她可爱吗?

工藤新一不断地把胡七八糟的设想填入自己的脑海里,直到手机再次发来接受消息的提示音。

他迅速地打开锁屏,与对话框进行了深情对视。

对方:

[咳哈哈,谢谢夸奖,不过我是男生啊。]

工藤新一:???????????????????????

男生????????

 

 =

 

 他第一次玩社交就被弄懵了,惨遭五雷轰顶。巨大的信息量轰然砸在了他的头上。

工藤新一欲哭无泪,深受打击。

换了谁都不会相信对面这个酷爱粉色表情可爱的人是个男生吧?

他几乎想要把这份悲痛从心底挖出来再咆哮出窗外,但在理智的操控下还是忍了下来。他匆匆地在对话框里敷衍了几句话便下线了,全然不顾对方带着满满失落的告别。

“哟,工藤同学,受了什么打击吗?”

他的舍友黑羽快斗刚从上铺探下头来,便看到工藤新一一脸颓废地坐在床边,惊悚的神情挂在脸上。

“这么丧啊工藤同学你是失恋了吗?”

工藤新一剜了他一眼,压下想揍黑羽快斗一拳的欲望,答道:

“没什么,刚刚看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而已。”

“难以置信”一词的咬字颇重,黑羽快斗的好奇心瞬间被点燃了。

他抛出了好多个问题,直到工藤新一心情很不好地将一块枕头甩到他脸上。

  

=

 

工藤新一连续掉线了好几天,认为一切风平浪静了之后才鬼鬼祟祟地重新戳进了软件里。

开屏99+。

最后一条消息是一个小时前发过来的。对方这几天不厌其烦地频繁骚扰着工藤新一,发了好多条消息之后发现工藤新一始终不在线,崩溃地发来一串横跨对话框千军万马的“在吗在吗在吗”“喂喂喂喂喂喂”。

工藤新一:……

他觉得不能任对方在对面鬼哭狼嚎,于是很善良地回复了一句:

“抱歉,最近太忙了,没来得及看消息。”

反正对方不知道自己成天除了轻轻松松地把课上完就是窝在宿舍里打打游戏看看书。

没想到对面的人秒回了:

[哈哈,没关系。]

工藤新一:……

看来是逃不掉与这朵奇葩的交流了。

工藤新一搜肠刮肚,十分艰难地找出一个问题:

[对了,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对方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回答道:

[你可以叫我大魔术师。]

工藤新一:………………

原来对方不仅是朵奇葩,还是个中二病。

 

=

 

 与那位自诩大魔术师的弱智聊天渐渐成为了工藤新一生活的一部分。起初工藤新一还对他抱有些防范之心,但看着对方在社交软件上的个人动态,他觉得自己似乎走进了对方的世界。于是不过两个星期,自以为戒心很强的工藤同学便把自己所有的信息都告诉给了对方。

他不得不承认对方是一个很健谈的人。那个人虽然中二,但从他趣的谈吐间也不难看出他很细心。

他把生活中一些琐碎的小事捞出来,不断地放大再放大,从楼下小摊热腾腾的煎包聊到街口挂着风铃的咖啡店;从细雨绵绵的阴天聊到洒满宇宙尘埃和星河光尘的夜空;从清澈溪流底下斑斓的鹅卵石聊到壮观的海边落日。

[你真的很会品味生活。]

工藤新一有时候这样对他说。

[哈哈,大概是我挺会享受的吧。]

“大魔术师”答道。

于此同时,工藤新一也发现对方与自己在同一个城市。

不知不觉中,某些情愫颤颤地落到他的心尖上了。

 

 =

 

日子被不断地不断地快进。

那种感情随着时光的流逝被不断堆积,越来越强烈。天光从薄纱般的窗帘外泄露进来,在书桌上打下层层叠影。

工藤新一觉得自己要疯了。

舍友们经常捏腔拿调地调侃自己:

“工藤同学请严肃地回答我,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啊每天笑得像个200斤的孩子?”

工藤新一心平气和地劝他们别多想,但碎碎的笑意早已钻进了眼睛里。

 

 =

 

[喂,明天下午方便和我见一面吗?]

工藤新一在对话框里打了许多字,又心虚地删掉再改,最后终于鼓足了勇气将消息发送出去。

【叮咚——】

没过几秒,回复便来了。

工藤新一有时候会怀疑这个人是不是每天24小时都抱着手机生活,但现在的情况容不得他有思考的余地。他戳开对话框,对方发来简短的一个字:

“好。”

他说好。

微妙的兴奋感顺着脊髓一路通过神经中枢直达大脑,“轰”地炸开了。工藤新一微红的脸颊上根本藏不住笑意。他“啪嗒啪嗒”用手指在键盘上输入了详细的时间地点,中途还打错了好几个字。对方同意道: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这么帅还邀请我出去玩。]

工藤新一莫名其妙地被这句话撩得七荤八素,脸颊又烫了几分。

工藤新一打开窗户。清冷的气流钻进来,徒劳地抚慰着工藤新一躁动不安的心房。其余几个舍友都去外面玩儿了,唯独黑羽快斗半蹲在床上整理资料。他向下铺瞥了工藤新一一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谈恋爱了吧?”

工藤新一对这种调侃早已习以为常,雷打不动。

“还没有…”

他猛然惊觉自己约出来的人也是位男生。如果对方只把自己当朋友呢?

不安在心头氤氲,与兴奋感挤压碰撞,将工藤新一的胸口堵得发闷。

“走一步是一步吧。”

他抬起头对着黑羽快斗道,然后换上鞋子,推开宿舍的门,一头扑进了初夏不太热烈的阳光里。

 

 =

 

一天的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过了零点。工藤新一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玻璃窗外是黯蓝色的夜空,星河像一条光带般流淌过去,泛着迷人的色泽。工藤新一逼迫着自己不要想太多事情,才昏昏沉沉地坠入梦乡。

 

 =

 

于是就在下午,便发生了开头的场景。

“我的网友为什么是你?”

工藤新一面无表情地将手中一支即将化掉的甜筒递给他。

黑羽快斗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就着工藤新一的动作舔了一口。白色的奶油沾在他的嘴唇上,又被他伸出舌头拭去。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黑羽快斗才委屈道:

“为什么不能是我啊,工藤新一你太无情了,明明昨天和我聊天的时候还开开心心的……”

回想从刚认识这个所谓的网友到现在发生的事情,工藤新一就觉得羞耻度爆棚。谁能料到这个人会在自己的宿舍里每天视奸自己一百遍啊??!

他们两人伫立在游乐园门口,颜值包揽了相当一部分女观众。从对话的内容来看,群众们也都明白了七七八八。

工藤新一蹙起眉,将头偏向一边,拒绝了与黑羽快斗的对视:

“能不能别提这事了?”

“好好好。”

黑羽快斗失笑,败下阵来。他小心翼翼地贴近工藤新一,轻轻掰过他的脸,苍蓝色的眼睛里洒满了阳光,柔和的视线黏在工藤新一的脸上。

他腾空变出一朵红玫瑰,别在了工藤新一的后耳温,然后将手附上对方的左胸口,笑盈盈地

高声说道:

“喂喂,都到这种地步了,你还不考虑一下和我在一起?”

工藤新一被他温润如水的目光紧紧地包裹住了。

群众爆发出的尖叫声,风吹拂过树叶的杂声,车辆疾驰而过的声音,此刻全在他的世界里静默无声。

“好。”

他也说了好。

这可能是工藤新一生命中最刺激的时刻。因为那时,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他的男朋友揽住他的腰亲了他。

 

 

之后工藤新一也问过黑羽快斗:

“你说,我当时如果拒绝你的告白你该怎么办?你也太冲动了。”

黑羽快斗笑笑:

“还记得吗?当时我把手放在了你的胸口上。”

“你的心跳加快了。”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END—————————————————

 

 

写得很差很粗糙的贺文quu对不起ooc了

脑洞来自微博

 

鼓起勇气来lof玩儿了quu

这里宫渊,弧长,喜欢画画但画的很丑orzz

想扩小天使一起蹦迪[bu

下次一定好好画斗子【抱头哭】

ps:我是一个好人